微博 微信 中国品牌年会第一届 第二届 第三届

高峰对话二:品牌经济时代的企业社会责任

 

主持人:

财经评论专家《IT时代周刊》的总编辑

 

对话环节嘉宾:

太平洋建设集团副总裁陈雷

资生堂中国涉外部部长中原杏里

加多宝集团品牌党委书记庞振国

驾驭时光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安全

上海张稻腕表董事长张曙阳

双金袜业股份董事长杨铁锋

 

曹健:首先感谢主办方邀请我来主持这场对话,我感到很荣幸。过去我是一位媒体人,做了三十年的媒体,从中国做到国外,从国外做回中国。现在我又在媒体的基础上,在做基金,创客壹佰基金是我创办的。

 

下面我们来探讨一下品牌以及品牌背后社会责任,我在世界500强的总部访遍了对社会责任感以及品牌的延伸以及品牌的厚度,有一点小小的体验,一会儿和大家来共同探讨。

 

诸位对台上的六位嘉宾还不是完全的了解,以及他们公司所有的业务还不是特别特别的了解,所以我们给两三分钟时间,每个人介绍一下自己,以及自己背后的公司和品牌战略。

 

陈雷:我是来自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的陈雷,大家下午好!我们集团是1995年成立,到今年正好是20年,这20年来我们一直没有在主流媒体打过广告,我们扎扎实实的做好产品,做好施工质量,履行好社会的责任。20年,我们发展到今天,2014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对我们建设额的评估是3650亿,在全球排名是166名。2015年,又搞了一次排名,我们2015年美国福布斯的审计是3900亿施工额,全球排名上升到156名。扎扎实实走来,20年能够成为一个跨国大型建筑公司,一个传统的行业,我们靠的是什么?正好是今天讨论的主题,我们真是靠的履行社会的责任,首先做好自己的产品,这样就能够得到政府和消费者的认可,有了他们的认可,我们才能够很快的壮大成长起来。不管你是哪一个行业,新兴行业还是传统行业,我们都能够做到世界最好,进入世界500强。

 

曹健:太平洋建设集团是很牛的一家公司,从来不行贿,我好像在新闻上看到你们的创始人很牛逼的宣布太平洋建设集团从来没有行贿过,我觉得很惊讶,也很佩服。我想请教一下老总,你们被美国杂志评了4000亿估值,你们做社会公益大概是多少?

 

陈雷:在社会公益这块,有一个已经成立了五六年的基金叫个性奖学金,主要考虑对贫困学生一种尊重,不叫贫困,也不叫失学,我们叫个性奖学金,我们拿出十个亿做了一个奖学金,这个是2011年成立的,我们已经在55个城市颁发了奖学金,每个城市颁发一次是500名学生。这几年来,累计两亿多。

 

第二块,我们又搞了一个魅力城市评选。主要是提出一个城市政通人和、生态发展不以GDP论英雄,这个观点我们集团提的比较早,这样的城市要在现金上给予一点支持。同时我们对这样的城市,不需要担保和抵押的方式进行融资建设,任何的担保抵押物都不要,我就给你先做好,帮助你的城市建设。

 

第三块公益,这些年来我们总共兼并了国有企业四十几家,接过来的下岗职工两万多人,不良资产在16亿多,总共给职工补发的工资在3亿6千多万。可能大家觉得我说的你们兼并国有企业是不是要上市,把资产交给市场消化?不是的。因为我们集团本身就没有上市,兼并的这些国有企业也都没有上市,我们是真真正正消化在自己的管理中。

 

庞振国:大家好,我是来自加多宝集团的,加多宝目前在大陆这边的业务主要有两个业务板块,一个是加多宝凉茶;另外一个昆仑山的雪山矿泉水。

 

加多宝凉茶大家都比较熟悉,昆仑山雪山矿泉水有一些朋友不一定知道它是加多宝这边的业务。

 

曹健:昆仑山一直是你们做的?

 

庞振国:一直是我们做的。我们一直做矿泉水产业,我们花了十年时间找水源,为了找水源我跑遍了西藏、长白山地区,还有广东的地区。最后找到了在青海海拔4200米高的地方,这就是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工厂所在地。这个水源的补给源是海拔6200米高的常年积雪的雪山,从青海去到青藏公路的这条路面,都能看到很漂亮的草房。

 

我们现在所喝的水是由积雪熔化通过地表下深层的循环与地下的矿物质进行充分的交换,溶解了矿物质丰富的元素,最后以矿泉水的形态,很自然呈现出来的一款很好的产品。雪通过测试,发现是一万年前的降雪,雪通过冰山化,通过地下的溶解,溶解之后流淌,到出水是流经50年,这样有充分的时间来进行地下层的交换、过滤、溶解,最后形成矿物质元素非常丰富的,对人体非常健康的一款天然雪山矿泉水。

 

讲到加多宝除了用心做这两款产品之外,也一直都在履行社会责任,等会儿我们在聊的过程当中,我们会多讲讲在社会责任履行方面的一些体会。

 

中原杏里:大家好,我是来自资生堂中国的中原杏里,资生堂创建了143年,在1872年,在东京最时尚的地方银座诞生,进入中国30多年来,它可以说是百年企业,可以它是引领亚洲全球化企业。我常常自认为它是一个民族品牌,亚洲前五大里头,可能也就我们资生堂企业了,所以我说它是民族品牌。

 

我们进入中国以后,一直和中国的民族品牌一起来振兴祖国的品牌。我们品牌非常丰富,有全进口的,也有现地生产的,我们专门为我们中国女性打造了两款产品,一个是欧珀莱,在北京的工厂生产,还有一个悠莱,在上海工厂生产。我来自上海总部,叫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还有两个工厂,北京一个,上海一个,还有一个研究所在北京。为什么要把研究所设在全世界?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肤质不同,气候不同,我们为了把百年老店继续打造的再走过一百年,必须要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消费者的喜好。

 

资生堂广告是打的不多,它就是口碑相传的百年产品,世界上最早的柔肤水就是由资生堂发明的,资生堂历史永久,我们的产品非常丰富,还有非常好的护发产品。

 

蒋安全:我是驾驭时光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安全,我的注册商标和品牌叫人体4S店,汽车保养要到汽车4S店,身体保养就要到人体4S店。到汽车4S店保养爱车,目的是要延长它的使用寿命,人没有一个保养的机构,老百姓总是认为医院就是给人体做保养的,医院实际上是“汽车大修厂”,所有的工业品都有使用和维护标准,唯独人没有使用和保养的标准,我们人体4S店是改写人体保养标准的,我们是针对慢性疾病、肥胖、高血脂、高血压、痛风慢性代谢的疾病做有氧修复。

 

曹健:现在有多少店?

 

蒋安全:现在在全中国有400多家连锁店。

 

曹健:北京有多少?

 

蒋安全:北京有两家,我是从农村包围城市,现在一年收入一个多亿,因为老百姓都不相信,我们一定要很重视口碑。

 

曹健:从哪儿发家的?

 

蒋安全:我是中国本土北京。

 

张曙阳:今天在座的我年纪最大,但是我的企业才三年时间,我是张稻腕表的创始人,我本人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代商人,可以说我是从中国制造走起,走到今天67岁了。就想做一个中国品牌,60岁再出山做一个中国品牌。

 

曹健:第几次创业?

 

张曙阳:我认为我一直在创业。

 

曹健:这次是第几次?

 

张曙阳:我也数不清了,我搞过制造业、搞过高科技,搞过艺术品。为什么我走入钟表行业?我们大家有个社会责任感,我的社会责任感就是要把中国文化传播出去,因为钟表是个载体,很多人都认为钟表是欧洲的。中国人600年以内是没有参与过,最重要的原因钟表是金属的。现在我把它改成瓷器了,瓷器是中国人的骄傲,外国人看到它认为是白色黄金,今天张稻腕表虽然很年轻,但是签约了51个艺术家,把中国的文化、把中国的公益带到了中国的钟表里面去,把中国的钟表资源整合了,走出国门,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从一个中国制造怎么样向中国品牌转移,我觉得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文化是灵魂,产品是躯干,只有我们把文化做好了,才会得到人家的尊重。

 

曹健:这个表平均卖多少钱一个?

 

张曙阳:我比较骄傲的告诉大家,我做了一年多时间,我的价格比劳力士还贵,劳力士一般是四万到五万,根据艺术家的不同,从两万到几十万都有。

 

曹健:是机械表?

 

张曙阳:是机械表。采用的机芯主要是国产的机芯。

 

曹健:一秒多长时间有误差?

 

张曙阳:误差主要是调整的问题,关键是走时正确,慢就是慢,快就是快。

 

曹健:我买了很多的钟表,国产表每隔一星期一定误差一分钟甚至两分钟,进口的中表基本上在一两个月,两三个月误差很小。

 

张曙阳:你可能买个进口表品牌比较好一点,买个国产表品牌差一点,所以发生这样的问题,这个比对是不公平的比对。

 

杨铁锋:大家好,我是诸暨双金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铁锋。浙江诸暨是世界袜子生产基地,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袜子出自诸暨,双金袜业股份也是这么多企业里面的一个企业。

 

曹健:年产值多少?

 

杨铁锋:三个亿。刚刚谈到了社会责任问题,我是搞实体经济制造业的,纺织行业,袜子生产也是劳动密集型的传统行业。社会责任这块,可能大家对国内企业认识的比较晚,我们出口比较早,出口企业国外客人要对我们企业进行社会责任的审核。

 

我在2004年的时候,我们接受社会责任的审核,国内的企业对社会责任不是很了解,我们也是很模糊,通过这次审核,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公司标准,要对工人养老保险,包括消防安全工人的重要性,和对工人的尊重,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受到社会责任的理念。随着企业的壮大,我们也关注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包括捐款,做慈善,包括扶贫等等,社会上需要的东西我们也会踊跃的参与。

随着环境的改变,中国的企业起起伏伏,我对企业的社会责任又有一个新的认识。我觉得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首先要引领,要持续性的发展,如果企业不良性发展,你的工人会失业。像我们双金袜业有八百多个工人,也就是八百多个家庭,每一个家庭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份稳定的收入,如果企业良性了,他们的工作也稳定了,工人稳定了,这个社会也安定了。

 

曹健:我想让诸位一句话回答我的问题。我想问一下陈总,太平洋建设多少年了?主要具体分管什么?

 

陈雷:我主要分管商务这块,已经七八年了。七八年之前我在中石油。

 

庞振国:我加入加多宝超过十年了。

 

中原杏里:我是西安人,我以前姓李,到日本去留学以后,因为工作方便,护照比较好用。

 

曹健:在资生堂工作多少年了?

 

中原杏里:资生堂在上海成立了地区总部的时候,我就进去了。

 

蒋安全:我是公司的创始人。

 

杨铁锋:我是创始人,我做袜子三十年。

 

曹健:刚才诸暨的老板讲的很好,我们首先讨论第一个问题,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对企业来讲,第一要求是什么?

 

陈雷:第一步,应该做好自己的产品。所谓的社会责任感大家都有误解,一提到社会责任感就是捐一点钱,这是一个简单的社会责任感。

 

曹健:太平洋建设集团是做BT的,有没有政府欠你们钱?

 

陈雷:有,今年跟五六个政府在打官司。

 

曹健:2014年,太平洋总营收和总利润多少?

 

陈雷:总营业额是3650个亿。总利润不方便说,按10%毛利的话,那就是三百多亿。

 

庞振国:我觉得企业,特别是加多宝是做食品饮料的企业,首先要注意的是怎么样给消费者提供安全、健康的产品,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的体现。所以我们公司从上到下都是牢牢控制好每一个环节他所应该做的工作质量,已确保我们的产品让消费者消费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

 

曹健:加多宝去年一年销售额多少?

 

庞振国:两百亿左右。

 

中原杏里:我觉得应该有三个方面责任,一个是良心、一个是品质,一个就是企业社会责任。资生堂是一个非常有良性和厚道的企业,注重研发和产品的品质,化妆品直接跟我们老百姓健康相关,资生堂的标准总是在日本标准的严苛之上更加严苛。

 

曹健:资生堂一年的营业额有多少?

 

中原杏里:这个事先没告诉我,没有把它整理下来。

 

曹健:2014年是多少?

 

中原杏里:因为我是管涉外这块,没有计清楚,我们是拿日元。

 

蒋安全:我办公司贴了一副标语,我不是世界500强,也不是中国500强,我做到500强没做到的事,我认为我的社会责任是解决社会遗留下来的问题,我认为我的价值不是做了多少税收,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而是社会几十年的糖尿病问题解决不了,我们人体4S店能解决。所以我认为肥胖、三高的问题,几百万家医院为什么解决不了?这个病不是遗传的,是吃出来的病,我们是营养干预,指导你怎么吃、指导你怎么活。我们人体4S的价值就是让大家活的健康、活出质量、活出品质,活出生活的标准。我今年50岁,再干三十年,努力三十年,服务三亿人,让三亿人走出肥胖、三高的困境。

 

曹健:浙江诸暨老板谈的非常好,社会责任首先要对企业员工有社会责任,给社会贡献税收,贡献产值,企业首先要生存,然后发展,这是巨大的社会责任,这点我非常赞同。

 

诸位有的是老板,有的是品牌建设的,有的等于是后来加盟的,大家对品牌的理解,对社会责任感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我很欣喜的看到,除了老板以外,把中国的文化、艺术融进腕表,弘扬中国的文化这就是很强的社会责任。

 

诸暨袜业的老板,我觉得你很实在,我们所谓的社会责任不是口中楼阁的社会责任;健康4S店的老板,大家应该支持他,其实所有的社会责任莫过于对人的关怀,这是最大的社会责任。

 

我过去一直在世界500强总部采访,给我一个最大的感觉,世界500强的文化,其中很重要的文化就是社会责任。无论是IBM、微软、惠普、谷歌、苹果等等,他们专门有一个部门是做社会责任的,每年有预算。

 

举个简单的例子,英特尔每年做一个全球性的高中和初中生发明创造的峰会,每年英特尔拿一亿美金做这个事,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了。他们有个责任,为所在的社会,比如遇到突发性的灾难,社会上需要无偿需求的,专门有这样的部门。

 

刚才听了太平洋建设集团专门有一个基金,十亿人民币的基金,我觉得做的很好。我个人认为加多宝之所以能到今天,就是因为跟王老吉老板争论,所以加多宝文化发展到今天,有一种男人的不服输的劲。我们想到第一品牌的时候,我们很难想到昆仑山品牌,但是没想到喝凉茶的时候,可能就会想到加多宝。

庞振国:加多宝是把履行社会责任,做慈善公益是在战略层面上考虑的。整个集团有一个公益叫以善促善,目前整个公益有几块,一块就是扶贫,从2008年汶川地震捐一个亿开始,在大的灾难面前,我们是率先捐款,超过了四个多亿。这种捐赠的款项在落实的过程当中,一定要让这些项目产生实际的效果,我们教当地的灾民教他们一些方法,所以我们叫建设性扶贫。

 

第二个在助学这块,从2001年开始,今年是第15个年头,我们没有中断过,到今年为止捐赠超过7000万,我们帮助贫困生上大学生,我们的学生得到我们的捐赠以后,他们进到大学以后,他们通过自己的勤工俭学,社会主义实践、义务职教,通过身体力行的活动,能够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公益慈善活动当中,这个模式叫发展性助学。以我们这种小善带动更多的人来参与到慈善当中,同时能带动社会大善,这是一种良性的循环,让更多的人能参与公益当中来。

我们员工自己也有一些月捐计划,我们的员工自发的通过我们的月薪,从里面扣除不同数量的钱放到加多宝基金里面。员工还有一些爱心小组,比如还资助教育事业。

 

中原杏里:企业的社会责任,资生堂名字是取自于中国的四书五经的当中一句话,当我们三千多年前来到中国的时候,就抱着回馈中国,感恩中国人们的心理。就以化妆品公司能够做到的公益行为,首先就是化妆文化、环保,让肌肤有烦恼的,有刀伤、创伤、白癜风这样的,专门有针对这样的人用的化妆品,让他们像正常人一样走出社会,和我们一起阳光的生活。

 

另外支援希望小学还有贫困大学生,援助植树造林,每次都是十年的项目,我觉得企业社会责任不是投出去一大笔钱就怎么着了,它应该成为企业的行为,这个不在多在少,要长期的做下去。地震、突然的灾害,任何时候我们都会去捐助,这是临时的行为,但是我觉得企业责任和爱心是长期的行为。

 

曹健:下面我给两个提问者,向台上的老板们提问。

 

提问:台上的企业家们,你们的产品,国内跟国外的比例各是多少?

 

杨铁锋:我们的袜子60%是出口的,40%在国内销售。

 

张曙阳:我们品牌刚建立不久,但是我已经在意大利罗马、新加坡都有店。

 

蒋安全:我的产品是在美国和澳大利亚。

 

中原杏里:国际柜的产品在全球89个国家都有销售,对在中国生产的仅限于中国。

 

庞振国:我们的产品出口到全国的40个国家和地区,大概有10%是在国外市场的,今年我们推出金罐加多宝。

 

提问:您也在很多企业待过,他们是怎么样做企业责任感的?

 

曹健:我没有在企业待过。

 

提问:《IT时代周刊》是您的企业,您怎么看待媒体行业的责任感?

 

曹健:我觉得媒体行业的最大责任感就是把真相告诉读者。

 

今天非常感谢六位重要的嘉宾,你们谈的非常好,无论是太平洋建设集团,还是加多宝集团,非常值得骄傲的是加多宝的创始人,能争一口气,能把王老吉的品牌甩掉以后,创造另外一个品牌,这本身是最大的社会责任感。我觉得日本企业对品牌质量的把控,童叟无欺的社会责任,我还是比较认同的。人体4S店的老板非常值得尊重,尤其人到中老年以后,三高、四高,乱吃一通,我觉得你发明的这个人体4S店很好。腕表老板的创意非常好,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诸暨的袜业老板他的观点非常好,企业的第一个责任首先是创造价值、利润。

今天我非常高兴品牌年会能够请我来做分论坛,来了就希望能把一些观点和大家分享,我也希望最后大家给点掌声,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