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微信 中国品牌年会第一届 第二届 第三届

高峰对话三:互联网+环境下的品牌营销

 

 

互联网+环境下的品牌营销

 

主持人:熊猫传媒集团的董事长、新浪微博的创始人申晨。

各位嘉宾:

壹舟健康国际医疗董事长杨一舟

九牧卫浴集团副总裁张彬

北京快友世纪科技有限公司CEO林森

美丽租CEO吴夏

腾讯华南行业总监张亚妮

 

申晨: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申晨,一毕业以后去了一家让中国人引以为豪的企业叫故宫博物馆,我主要是负责清史稿的整理工作,我负责的是奏折部分,最后我提出离职,理由是只能看不能批奏。2014年的时候,我们在北京创立的熊猫传媒,熊猫传媒是中国估值最高的新媒体公司,现在有效影响到全球将近七亿人,今天作为老钟好朋友,我觉得我是有这个资格和能力做好这么重要的论坛分论坛。

 

我看到名单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这次品牌论坛的用心,因为每个人都代表了这个行业的每一个分子。

 

每人一分钟的时间,大概介绍一下我们的公司。

 

 

 

杨一舟:大家好,我是壹舟健康的杨一舟,我们通过创业十年,五年之内,我们创立了中国的品牌,从2010年之后,我们把自己的企业带到了日本。今年我们把全球总部放在了新加坡,我们希望能够为全世界的人们找到最适合的解决方案。

 

我们有两块业务,第一块业务,解决从外面进到国内的远离家乡的海外人员;第二块业务,从国内走出去的业务。我希望在国际医疗的平台上,能够用互联网的思维走的更快。

 

申晨:你们是在做整个医疗产业算是全新的服务理念,你们是一个全新的服务模式。

 

张彬:大家好,我是来自九牧卫浴的张彬。今年中国制造标志性的事件就是马桶盖,我们正好是做马桶盖之一的产品,大家经常混在九牧王和九牧有什么关系?卫生间是文化文明的重要场所,中国人现在开始重视这块,我们下一步的转型是把马桶变得不是马桶,它应该是健康管理设备。

 

申晨:九牧在这个行业里面算是龙头老大级的人物,我们经常看到九牧卫浴发出一些新的消息,九牧是传统的行业,传统行业如何跟互联网+、新媒体相融合的方面,您应该有很多的话语权。

 

林森:大家好,我是来快友世纪的林森,快友世纪下端是移动的开发商,把几十万的移动开发商放在一起,通过这些流量的公输,向上端传导为上端互联网APP推广效果的广告主。中小企业的推广,也包括电商跟品牌的推广,我们做的事情是联通了上下游的平台。经过五年,成为整个在移动端的投放跟流量需求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申晨:快友世纪在这个行业里面是营销的大数据,是大数据的提供方和大数据营销平台。中国制造2025年开篇就是要走大数据,信息化与中国制造业的结合。我想在大数据这块,大数据如何帮助到互联网+,做好中国制造2025年,待会儿可以听到林森更多的分享。

 

张亚妮:我是来自腾讯,在座各位是对腾讯有基础了解的,我们腾讯的企业使命是致力于做互联网的选择店,互联网进入三级生态,第一个生态就是所谓的BAT搭建起来的开放平台;二级生态是用互联网思维做的企业;第三级生态,互联网+平台。我一直认为互联网终极使命是改造传统经济,让传统经济获得非常好的升级,这个也是腾讯致力在做的事情。

 

申晨:很多人会说腾讯跟新浪是不是竞争对手?第一,我们不在一个层级上面,我们算是中国第二级的互联网公司,我们是非常好的互联网伙伴。

 

吴夏:大家好我是美丽租创始人吴夏,非常感谢中国品牌年会给85后这样的机会跟各位企业大佬们坐在一起交流探讨。跟申晨非常有缘,我是从天使投资人转为创业者的身份,我很有幸在申晨天使阶段参与了熊猫自媒体的投资。美丽租作为中国最大的时尚品的租赁电商,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和消费者的认可。刚刚结束了新一轮的融资,招商银行直投基金参与了融资。

 

美丽租是一个真正帮助致力于解决中国人穿衣痛点,把中国人穿衣品位提高一个层次的这么一个租赁电商。

 

很多人问我说,想到美丽租,再台下还有一个女士问说美丽租是不是给美女租房的公司?我说不是,我们是租赁高档的奢侈品礼服、包包,租赁只是有成本的尝试。我们的社会责任要通过有成本的尝试,租赁的方式,真真正正解决中国人穿衣痛点,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申晨:你们的天使轮现在已经涨到70多倍了,应该是涨的最高的。很多人说资本寒冬,在资本寒冬真的拿不到钱吗?其实并不是。大部分拿到钱的公司基本上都是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相结合公司,包括传统公司的二次创业,美丽租算是一个新的产品,这一轮人群里面,每个人的角色都不一样,我特别想知道,他们在互联网+这轮里面到底都做了什么?第一个想听的真的是九牧卫浴,九牧卫浴是一个特别传统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转型是特别困难的。

 

我也很自豪,九牧卫浴是我们的客户,我们也为九牧卫浴提供了社会化营销的做法,九牧卫浴在这个行业里做的确实非常好,我特别想听一下张总您怎么看在这一轮互联网+里面抓住的机遇?

 

张彬:正像主持人所说,行业传统的不能再传统了,传统到青花瓷。青花瓷,现在一个日用盘子,在欧洲卖人家的一只盘子是我们盘子的三十倍,因为那个年代,第一不够开放,互联网思维就是开放。中国的青花瓷永远是传男不传女,但是西方人把它标准化,加上文艺复兴,中国的名字就是“陶瓷”,现在落到三分之一的价值。开放、标准,是互联网思维最重要的两个要素。

 

虽然我们出生在传统企业,但我不认为我们是传统企业,因为传统企业只有传统企业的思维才是传统企业,我认为我们不具备。比如说马桶,马桶就是一个方便的地方吗?错了。现在我们做到的,苹果手机授权做管理和数据的收集,和小米开发一些场景,这个场景,未来马桶不是一个马桶,可以量你的体温。

学医学的知道,人体的癌症有一个月时间会低温的,我们不可能天天量温度计,你在马桶上方便的时候体量你的温度可以到医院检查。

 

现在80后、90后和老人之间很少住在一起,你可以通过手机可以看到老人在洗手间的状态。如果一个残疾人看不清温度,能不能用声音控制。家人最反感的是手掀马桶盖,我们手挥一下就可以翻盖,更重要是大数据,人体的数据收集上来以后,我们可以知道你的健康跟你的情况做很多附加的管理,这完全不是传统的卫浴企业,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就像门锁一样,原来开锁用钥匙,现在是指纹锁,这个产业成了一个新的产业。

 

申晨:前段时间在国图讲课,传统老板说我们做互联网+,我就看了一下互联网+内容,我说你们是叫“+”互联网,他们跟我说举一个例子告诉我什么是互联网+,我给他们举了滴滴打车,滴滴打车通过简单的方式,把找车这件事情办完了,但是没有创造新的模式。滴滴打专车就是互联网+,他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拿到了以前你无法使用的私家车的让渡时间成本。在我们心中,九牧卫浴做的真的是互联网+,他们通过新的技术,通过互联网把马桶盖、卫浴这件事情产生了新的模式,他们确定了非常多的营销场景。

 

吴夏:人在地球上离不开衣食住行,刚刚主持人也提到了滴滴打车、优步属于打车里面的分享经济,饿了么、美团属于吃界的分享经济,美丽租想做一个时尚品界的分享经济。

 

中国人最衣食住行、消费升级、大健康是越来越在乎,我觉得中国人在这样好的时代,对自己穿衣打扮,场景化的礼仪也是很在乎的。像穿衣打扮的电商,大家都在探讨,怎么真真正正通过我们的互联网,通过我们的APP,在家可能不到门店,点击按钮选择你喜欢的款式,通过这个平台,根据你的年龄、职业,相关数据的精准营销,真真正正把穿衣痛点解决,打造一站式的上门穿衣服务,是市面上的APP所探讨的话题,也是美丽租立志做的一件事情。

 

我们通过整合全球的买手,从巴黎到米兰、从纽约到韩国,全球的服装、包包、奢侈品,我们通过一定的渠道,整合到这个平台。另外一部分,现在中国原创的设计师,需要这样的平台,让更多的消费者了解到它们,美丽租这个品牌第一步解决消费者的穿衣痛点,未来是为中国的品牌打造走向世界,和国际的品牌走向中国的桥梁。这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美丽租这样的租赁电商平台赋予他最大的责任就是社会责任。

 

申晨:你会发现中国品牌也是在租赁里面不断去成长的,在租赁的空间里面也可以打造自己的品牌,所以在互联网+里面,听了传统企业,听了新的模式,下面听听新服务,我们听听全新服务的方式。

 

杨一舟:在我理解互联就是连接一切,我可以连接你的衣橱,更可以连接你的马桶。我们是做落地服务的。现在可以在线下诊所里面就可以享受到全世界各个地区优质的医疗服务,这是我想说的互联网+我们,我们应用的问题。

 

第二,我们从客户的筛选和大数据的整理,我们在全世界如果有了更多的数据,在某一些领域找到更有效的方法,我会把最适合的解决方案带到国内。我们今天讲的“一带一路”,我们通过“一带一路”把各种各样的需求带到每个国家,这是我们今年把总部设立在新加坡的战略部署。

 

申晨:医疗在过去来说,在很多国家认为说是蛮落后的,中医的理论一直没有带到国际上去,在这一批的互联网+国际医疗里面,我特别看到壹舟国际在医疗方面起到更大的作用。

 

刚才听了新服务、新模式和传统行业的老兵新传,下面我们听听在这个行业里面做平台和做服务的人,他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周建修:无论是分享还是共享,还是互动、开放,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正如张亚妮提到的,作为一种应用服务,我们觉得一个品牌,从过去的三个维度以外,在这个基础之上,可能还需要增加一些新的思考,比如技术、社群、大数据。以大数据为例,消费者的收入结构、年龄层、地理位置等等,基于这种行为跟踪,我们能够精准的进行营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无论是过去25年里面PC互联网时代,还是当前的移动互联网,以及智能互联网,都是互联网的本质,互联网的本质是一个最基本的生产工具,像水电一样。我们作为传统企业无论是以技术为导向的传统企业,还是某一项服务为导向的企业,都应该应用好传统工具,我们要以开放的心态拥抱它,而不是排斥。拥抱了以后,它需要有一个过程才能够领悟中间的内涵,这里面有一个过渡期。自己不具备某一个能力之前,专注自己能做好的事。将这种营销、品牌等等其他的事情,是不是可以交给更专注的公司来提供服务。

 

申晨:我们一直在建议说,一个创始人或者一个公司,在一个时代里面,特别特别难做到一件事情,就是从工业设计、形象设计到产品制造、生态链、制造链、供应链、销售、品牌、公关、市场如果能把这些事情都做好,在这个时代几乎很难实现。更多的时候,我们希望让更加多的合作伙伴能够成为我们体系里面的人,像BAT、京东,他们都在打造自己的生态链,就是为了一帮人围绕在我们的身边,统一的为大家提供完整的服务。

 

我们是做营销的,我们推出的概念是第二市场部,我们就是互联网时代第二市场部,我们跟你一块去成长,在未来这样的服务,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服务。

林森:我们跟道有道有业务关系的,我自己本人是70后,中国的社交是腾讯跟微博最先做到。我刚入学大学,别人拉我做BBS的班主,后来经历过了天涯论坛,又逐步切到微博,切到今天的微信、朋友圈,所有二十年的经历,我们再看今天所有提供的这些概念,包括今天提的互联网+,也包括大家提的大数据,包括之前大家提的市场经济跟市场经济,问题的背后终归是有一个最关键性的核心需求,市场总有很强烈的欲望,他需要把资源充分的打开,给相关的需求方,让他们迅速的捕捉到需求本身。

 

不管是从互联网+还是大数据本身来说,对一个平台来说,对一个公司来说,从一开始都会基于一个很强烈社会化的人、个体、公司的需求发展跟壮大。我跟大家谈企业的时候,最早的需求,在移动端,2012年,百度大会上听百度的领导发表一个观点,他当时不看好移动互联网,他曾经说移动互联网是“醉驾”,他没有看到非常好的盈利模式。早期的开发商,他们去创业,做一家公司,他们做流量和产品,他们恰恰需要的是一个盈利的模式。我当时是通过这个平台连接上端推广的需求,包括一些广告主的投放需求,给开发商提供了收入的需求。这也是大数据早期的需求,能够把上端大量的资源拿过来以后,迅速的加载到下端的需求方,这就是数据本身所带来的价值。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会议,包括互联网+、大数据,我们始终要关注需求方到底在哪里?比如说今天开的中国品牌年会,品牌广告主移动端的投放和数据的需求在哪里?他是更关注移动的位置,还是关注于移动设备后面所代表的人。这些东西,才是我们真正需要抓住的,能够满足我们的客户,同时照顾到下端的流量方。所有的商业需求,都是买和卖,大家要问为什么做好买和卖?为什么可以赚钱?为什么这个企业有利润,为什么没有利润?有的企业做市场规模,可能先牺牲掉利润,所有的这些都会涉及到上下游端的需求。

 

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核心的观点,移动端的品牌不是一步到位加载过来的,跟早期的互联网是完全一样的,先是做一些推广的需求,中小企业的投放再去做电商、再去做品牌。当品牌主真正加载到这个平台的时候,数据、互联网+基本上已经走到相对成熟的阶段了。

 

申晨:大家听到一个话题叫商业化,很多人觉得说商业化是不是名泯灭人性,我们的数据都被商业化了,是不是对我们不公平的。大数据对于经济价值的挖掘有非常多的路要走,在这个时代我们经常说,如果你真的不懂别瞎说。

 

张亚妮:刚才我一直非常认真的听在座各位企业主对互联网+的看法,在座各位走在互联网+前面。在整个中国市场上还有很大一部分中小企业,所谓的蓝海市场,他们一直想做互联网+,但是他们压根儿不知道怎么做,他既想进入这个行业同时又是畏惧。

 

我们是做营销的人,互联网+出来以后,或者说互联网营销开始以后,对于营销人是很兴奋的,整个营销变得非常有意思,也是非常的多元化,但同时也是非常的惨烈。为什么说它很有意思?是因为互联网的产品非常多,媒介平台也好、产品平台也好。每一个行业下面都有非常多的营销产品,只要企业的需求够清晰,你告诉我们你想要什么,我们都能帮你办到。

 

为什么说它非常惨烈呢?在传统时代,很多企业的利润来源于信息不对称,信息鸿沟,信息鸿沟在过去二十年造就了企业高额的垄断利润,那个时候企业对于营销也好、对于信息也好有足够的把握权,因为那会儿的媒体是黄金资源。我可以通过一个黄金资源告诉消费者我是什么,我能给你带来什么,你必须选择我。但是互联网不是这样的,每个消费者的行为是碎片化的,特别是微信诞生以后,每个用户的行为是以秒为单位切换的,这个时候你想跟消费者发生对话很难。

 

很多传统企业为什么对这个行业这么惧怕?是因为他可以看到说,原来我的这些行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公司,通过互联网的思维、通过互联网的运作一夜之间诞生了,超越了我很多年前的成就。甚至很多百年老店想做百年企业的品牌,开始怀疑自身,我是不是适合互联网的行业,我该怎么样迎合互联网。确实我们也看到很惨烈的现状,在整个互联网+传统市场上面,某一些轻资产的转型是非常迅速的。包括像加多宝企业,因为他的产品比较轻,他们对互联网用户洞察非常深刻,所以非常快速的进行了产品周期的迭代。把这个产品非常迅速的推向市场,获得了企业转型的成功,但是还有一些企业是没有办法完成转变的。

 

在这样惨烈的市场上面企业能做的是什么?学习学习不断再学习,从企业的管理者到下面的市场部,你必须要非常快速的拥抱互联网,整个企业采取学习的姿态。互联网的变化实在太快了,我们在这个行业做了十几年,我们还是在不断地学习,因为互联网充满了不确定性,不学习就要淘汰。

 

申晨:很多时候你会发现非常不靠谱的公司,给传统公司提供了不靠谱的转型方案,这时候也需要鉴别的能力。为什么我们看好这个时代?今年的中国的消费升级完成了,中国的消费升级在这轮经济平缓过程中竟然完成了,我们非常非常惊讶。

 

今天上午我们看到了非常棒的品牌,叫猫王收音机,我曾经问过很多人你们谁在家里听收音机,一千人的场子没有人听收音机,但是猫王手工打造收音机,卖三千多块钱,每一次出来都抢光,为什么?中国消费升级,我们看到了真正好的产品力量。所以互联网+,互联网+出来是好的产品,并不是说做一个产品就通过互联网+卖出去,那个时代已经一去复还了。

 

中国的品牌在2016年将走进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你的品牌价值,真正产品的价值将会无限放大。

 

在座的很多人都需要转型,或者正在转型的路上,或者正在迷茫,或者正在想要不要转型?在互联网+里面,在座的各位能不能给他们一些建议?

 

 

张彬:刚才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双十一”之前的前一天,11月10号,习大大说了一句话,叫“供给促改革”,原来我们满足量大,拼命的扩大内需提高经济,现在改了。我们觉得任何企业的发展要借势,我们现在不是没有需求,现在资本是找不到好项目。

 

今天大会重要的主题是中小企业,未来的希望在中小企业,我个人觉得,我不认为每一个企业都一定是学这些大企业,你的资源、能力,应该是按照价值链的某一个模块把它做好。现在做品牌时代太难了,我们在25年也就做几十个亿。找到自己的位置,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包括功能、性能和情感价值你一定能成功,而不要简单去学。

 

吴夏:我觉得在座的都是我的前辈,美丽租作为一个发展很快的年轻创业企业,我会带着我的团队,真真正正解决中国人自己的创业痛点,实实在在的刚需做产品的打磨,快速的迭代。

 

更重要的一点,今天的大会也是给大家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让大家觉得说,了解对方都在做什么,也是可以互相“+”起来。未来我们的任务首先把我们自己的产品打磨好,所有的营销、宣传都交给在座的各位大佬们,包括自媒体很好的传播方式。

 

一个创业企业来讲,最核心的是在一个点上打透,打造我们自己的平台,快速迭代我们的产品,在这个道路上号召更多跟你有同样梦想,同样需求的人一路通行,共建美好的共享经济的平台。

 

杨一舟:我们是一个传统的企业,首先我们希望有一个互联网的基因,我觉得在创新的体系当中就是混搭,先跟卫浴搭,跟衣橱搭,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解决时间和空间的问题。诚信是我们自己做的,我们传统企业未必在互联网的世界里面做互联网。

 

申晨:互联网其实是一个联合,联合很多人在一起,我们可以联合卫浴、联合衣橱,我们可以找到像我们这样的营销公司,提供技术基础方,一边提供大数据,一边提供平台,互联网真的是一个工具,把我们联合在一起。

 

我们听一下平台方和技术提供方,你们能给大家什么样的建议?

 

申晨:无论在任何的时代下,营销这件事情都必不可少,但是在互联网方式下可以找到像道有道、快友世纪、熊猫传媒这样的公司,我们一起来做。

 

林森:不管是互联网+,还是大数据,它更多的是人们的思维观念和资源配置的转变。不管是传统还是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可能所有的思维方式都来源于日常的生活、工作,包括滴滴、快的就是出行的需求。最终它改变的是人和人之间的社交关系,企业甲方跟乙方的关系,他们的鸿沟就会变得平等化、社会化。

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未来可能会变得更好。不管在座诸位是广告主,可能过去是甲方,还是说营销、流量方这都不重要,我觉得重要的是大家能够以一个平等的心态在一起,来把互联网+、大数据推向更高的阶段。

 

张亚妮:我非常认同周建修总刚才讲的,一定要以匠人的心态打造你的产品,因为互联网开放,开放意味着免费,只要你在这个行业做到第一,你的产品会更好,所有的资源都会主动跟你进行连接,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产品做好。

腾讯现在也是在做各种众创孵化器,每年有两百个亿产业共赢基金,投资行业的顶尖产品。

 

申晨:2016年有四个词大家必须要记住,第一个词是“一带一路”,代表的是中国开放的心态;第二个词中国制造2025;第三个词消费升级,消费升级代表的是中国需要更多的匠人精神;第四个词,品牌重塑,我们通过互联网,互联网+品质在于连接,连接所有的人,连接有意思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