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微信 中国品牌年会第一届 第二届 第三届

冯军:民营企业抱团走出去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1150988215724718920.jpeg
 
        冯军,一个特立独行、争议颇多的企业家。
  5年前,他头上顶着民族数码品牌领导者的光环,如今,他却一心投入到以“民营企业抱团走出去”为目标的爱国者国际化联盟。
 
  尽管有人说这位爱国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是“不务正业”,但在参加完2012天津达沃斯论坛后,冯军便以爱国者国际化联盟成员组成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代表团团长的身份,奔赴东南亚,安排中国品牌选定东盟落地国的事宜。
 
  冯军是达沃斯的常客,虽然此次达沃斯论坛上,中国一线企业家已经少了不少,但他依然如约出现。有人说,冯军正是借鉴了世界达沃斯论坛的精髓,办起了如今已有100多个会员的爱国者国际化联盟。冯军告诉记者:“会员都是有要求的,必须是行业的前三名,500个会员封顶,不再多招。”
 
  人们其实更爱听冯军谈谈爱国者的产品与未来,但对此,冯军却不愿多谈。
 
  索尼有什么,你就得有什么
 
  2012年9月10日下午,在天津梅津体育馆的达沃斯论坛注册处,冯军身着黑色中华立领,赶来领取第二天入馆证件。
 
  在注册处旁边的小院子里,冯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谈起自己对爱国者对数码市场的坚守:“希望中国民族品牌能够存在,即使有一些产品亏损,也依然死守着。”
 
  的确,爱国者在亏损。近年来,数码相机市场日益集中在大型跨国公司,国产相机纷纷倒闭,只有冯军在坚持生产。冯军说:“我们是明摆着亏损,亏了7年了。”长此以往,冯军坦言,爱国者熬不了多久了。
 
  中国传统数码品牌正在淡出市场,用冯军的话来说,如今,爱国者存在的最大价值,是为民族做点贡献。
 
  但一位消费者告诉记者:“五六年前,爱国者作为民族品牌的引领者,移动存储器、MP3等一些产品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现在,我们越来越不知道爱国者在做什么了。”
 
  爱国者什么都在做,但它与国际一线品牌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一点冯军特别的明白。
 
  冯军有自己的道理:“索尼有手枪,你也得有手枪;索尼有步枪,你也得有步枪;索尼有手榴弹,你也得有手榴弹,你少一样,都可能成为你的渠道被对方攻破的一个路径。”据冯军透露,未来,平板电脑将成为爱国者的重点之一。
 
  冯军认为,爱国者做一个综合性品牌才能拥有长的产品线,如此,终端店面才不会被索尼、佳能挤进来、侵蚀掉。
 
  在冯军眼中,电子数码产品必须是兼顾数个产品,像波导这样做一个单一产品的企业必然面临倒闭。但是,很多人并不认同冯军。通信业专家项立刚说,恰恰相反,大而全的企业资金分散,每个产品都涉及到研发,而每个产品都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和竞争力,到头来必然是难以生存。
 
  一卒拱到死,不如抱团下西洋
 
  最近半年,冯军在多个场合讲述自己的象棋理论和麻将理论。这些后来被媒体称为冯氏哲学的观点,更像是爱国者从创业到生存、到迷茫的企业史总结。
 
  1992年,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毕业的冯军来到中关村创业。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推销键盘。中关村流传着一个段子:1993年,当时24岁的冯军一手抱着键盘、一手抱着机箱向柜台边凑,满脸堆笑地说,“这是今年的新款”,“只挣你5块钱”。由此,“冯五块”的绰号不胫而走。
 
  冯军推销键盘的风格在今天仍留有几分。在天津夏季达沃斯VIP休息室,面对记者采访,冯军将爱国者“三防”数码相机抛向空中,相机落地,划出一道弧线。这种简单、直接的宣传方式,冯军在很多场合都用过。
 
  虽然“冯五块”的绰号,在当时算不上什么褒义词,但正是凭着这样的干劲,十年后的爱国者成为了中国民族数码品牌的标杆,冯军也成为了民族数码军团的领袖人物。2003年,爱国者移动存储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连续十年排名第一,爱国者MP3拥有良好的市场表现;2007年,爱国者第一个在国内市场推出了首款MP5多媒体播放器;2009年,爱国者推出首款MP6云播放器。
 
  然而,就在这两三年时间里,以苹果手机和平板电脑为代表的智能终端迅速成为主流,听音乐、存储、录音等功能开始集合成一个移动终端。想在iPhone和iPad主导的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可谓是困难重重。
 
  如今,电子相框、移动存储器等优势产品支撑着爱国者的运营,相机、手机、电子书等都面临亏损。
 
  爱国者就像是过了河的卒子,如今已没有退路。在媒体面前,冯军已经不太爱谈论产品和爱国者的核心业务,他更爱谈爱国者国际化联盟,他说这是现在唯一可宣传的亮点。冯军认为,是当前的形势逼着中国企业必须走出去,这是中国企业的唯一希望。一方面,进军国际市场可以分摊企业的研发成本,改善企业的盈利状况;另一方面,国外市场不会歧视中国品牌,中国数码产品在国外可以卖出比国内更高的价格。
 
  冯军认为,作为民营企业,单个企业没有胆量和实力独自到海外冒险,必须抱团形成合力开拓海外市场。相对于增速日益放缓的传统数码产品市场,帮助企业走出去似乎更能带来价值感。
 
  但对此,一些企业家和行业专家并不看好。通信业专家项立刚告诉记者,他很认同企业必须走海外市场,但并不赞同一定要捆绑走出去,因为企业的市场行为必然产生竞争,企业之间靠“团结”走市场是行不通的。
 
  靠“损己利人”撑到现在
 
  总是被质疑,但冯军从未放弃。
 
  有人说,正是他癫狂的性格导致了爱国者数码相机的衰落。
 
  曾经,为了打破国人对于中国民族品牌低质低价的印象,冯军将高端的“哥窑相机”从数码相机事业部分离出来,单独成立哥窑事业部。最终哥窑相机的价格无节制地从1666元上涨至26666元,导致销售停滞。
 
  有爱国者内部人士曾对媒体表示,最终,哥窑相机售价66万元的疯狂目标最终无人再提,哥窑相机的走偏标志着爱国者传统数码相机的衰落。2010年以来,爱国者又不断传出高管离职的消息。
 
  冯军是热爱聚光灯的。2011年9月9日,冯军在微博上宣布裸捐,成为继陈光标之后的中国裸捐第二人。在达沃斯论坛上,身着红色套装的丹麦女总理施密特走来,冯军会热情地打招呼:“Oh,so nice!”他认识多国的首相、议员,但是对于同行业的三星、联想和魅族,他却没有太多交往。
 
  然而,他现在却越来越不适应和媒体打交道。“中国现在的媒体环境,是骂中国人自己,中国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我说真话露馅了,媒体说你这人不够稳重了。那我不说,媒体又觉得这个人很神秘,又想接触他。所以逼着我们只好别跟媒体打交道。”冯军把自己看成打破“麻将规则”、讲真话的人。
 
  冯军有一套“损己利人”的理论。他问记者,“如果按下这个按钮能够给你带来十块钱的收益,而对我产生一块钱的损失,你说我按不按?”记者回答,可能不会。冯军说:“我会,因为加起来就是赚了九块钱,如果你是负十,我是正一,打死我也不会按,我追求的是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是否最大化。”
 
  不知是否就是因为这一“损己利人”的理论,让亏损的爱国者支撑到现在。
 
  “如果不找准发展的路径,寻找到突破口,那么大而全的企业必然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项立刚告诉记者。
 
  对于同学冯军现在面临的危机,瑞银集团中国区总裁李一当面提出了三点:多和政府沟通、打造拳头产品、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他向打了个比方:“就像是运动员,我哪三项不如你,我哪三项跟你平了,我哪三项是赢你。而在赢你的三项里边,是不是有一项只有我确定赢你,这个很关键。”
 
  李一劝冯军不要把爱国和振兴民族品牌当作自己的负担,能力到了,自然水到渠成。“我以前举杠铃,最多120公斤。教练让我挑战150公斤的杠铃,我觉得太困难,承受不了,结果也就真没举起来。几天后的一次训练,教练让我举,没说重量,我以为是120公斤,我就举起来了。后来才知道那是150公斤的。心理负担太重,有能力做到的也许都会变得困难。”
 
  结束达沃斯论坛的行程,冯军立即赶往东南亚,开拓爱国者联盟的新市场,准备换个方式举起这150公斤的杠铃。
 
  冯军的象棋理论
 
  中国人下象棋,日本人下将棋,印度人下国际象棋,这三个规则完全不一样。国际象棋卒拱到底是可以变的,所以士气、团队精神相对比较容易实现,在这个体制下每个人都可以创业。而中国象棋是不鼓励创业的,一旦过了河,就成了死卒一个,往下走越走越死,成炮灰了。
 
  冯军的麻将理论
 
  麻将的规则可能是中华民族无法抱团的最主要的根源之一。麻将规则叫紧盯上家,紧看下家,为了不让对方赢宁愿毁了自己也要去毁别人。这个规则让中国人无法抱团,只能是互相斗。……中国麻将惩罚乐于助人的点炮者,谁点炮谁倒霉,谁帮助别人谁倒霉,谁当活雷锋谁倒霉,导致每一个中国人都不敢露馅,不敢讲真话,谁露馅谁倒霉,导致了中国每个人都变成了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