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微信 中国品牌年会第一届 第二届 第三届

靳羽西 美丽的时尚教母

图     羽西品牌化妆品创始人、欧莱雅荣誉副总裁靳羽西2013年初为中国品牌传播联盟亲笔题词

 

靳羽西:美丽的时尚教母

 

       在中国,她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20年来,她为改革开放后的东西方文化交流做出了不起的贡献。她是第一个实现“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了解世界”的人。1978年,她开始制作每周播出的系列片《看东方》,成为第一个将东西方联系起来的电视记者;1984年,她获邀请制作《世界各地》节目,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首次出现由美国人制作并主持的节目;1992年,她创办了靳羽西化妆品有限公司,打造专为亚洲女性设计的化妆品;2000年开始,她写了美容指南和多本礼仪畅销书;2011年她成为环球小姐中国区总裁……没错,她是世界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制作人,她是化妆品王国皇后,她是畅销书作家,她也是慈善活动家——这就是靳羽西,一个让中国人打开视野看世界,教会中国人什么是优雅、什么是美丽的时尚教母。

 

靳羽西与希拉里

 

羽西品牌:让中国女性更加自信

      1992 年,享有国际声誉的华裔名人—靳羽西女士创建了羽西品牌。她的目标就是要通过化妆品使得中国女性更加自信。羽西最初的产品是唇膏,拥有九种选自全球时尚潮流的并且适合中国女性脸部特征的颜色。随后羽西很快进入了护肤领域,带着融合东方智慧和西方先进科技的愿望,在产品中最大化的加入了中国自然成分。1996年,羽西化妆品公司和世界闻名的跨国化妆品公司美国科蒂( COTY )开展合作,使公司全面与国际接轨。1998年,羽西公司在上海浦东金桥出口加工区内建立了300 ,000 平方英尺、具高科技水平的生产工厂。2001年,羽西亚洲护肤研究中心在浦东成立。 2004年1 月,羽西品牌加入欧莱雅集团,从而翻开了其发展过程中全新的一页。

       2004年6月,世界最大的化妆品公司欧莱雅(L’Oreal)收购“羽西”化妆品及其品牌。目前,羽西是中国欧莱雅羽西品牌的荣誉副总裁。

 

羽西新书《人生就是一场海选》

       你对靳羽西的印象停留在哪儿?是掀起一代风潮的蘑菇头还是引人注目的大红唇?是带你“看过世界”的美籍华人还是百货柜台上的“羽西”化妆品?或者你只知她名字却根本不算认识她?时至今日,这位60多岁的女人还在被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们追问如何提升魅力的秘密,也只有她敢挑出“第一夫人”的打扮缺陷。她不当时尚教母,但骨子里有种传承美丽的使命感。这种责任从粗布麻衣不化妆的改革前,就被她用一抹色彩点亮了。

       2013年3月,带着新书《人生就是一场海选》,靳羽西出现在公众视野,“人生处处暗藏玄机,要想登上‘成功’这座金字塔的顶端,你必须懂得如何赢得每一场‘战役’。我写这本书就是为了帮助中国女性打赢这场战役,拥有更精彩的人生”。有人说,一个女人一辈子需要一个像羽西这样的导师,她掌握成为成功与幸福兼得的全能女人的秘密,当然,前提是如果真的需要人生导师的话。

  “女人应该保持美丽到最后一秒,每一条皱纹都是笑纹。”

  “靳羽西今年有多大?”“看不太出来,有50多岁了?”在新书签售会现场,坐在下面不同年龄段的女人抬眼看着靳羽西一张粉衣粉唇的美丽海报讨论着。直到靳羽西身着一袭大红色的连衣裙,足蹬5厘米的红色高跟鞋,优雅激扬地现身,大家才会从心中闪念,美丽真的无关年龄。

  每一个女人似乎都希望获得光展如新的法宝。但现实总是残忍的,靳羽西也一样。即使她依旧梳着齐耳短发,抹着艳丽红唇,到了这个年龄段也还是会被略显残忍地问道:“你怕皱纹?害怕死亡吗?”这时,靳羽西会露出招牌式的“八颗牙齿的微笑”,仰着头答到:“一个女人应该保持美丽到最后一秒,而且我希望你每一条皱纹都是笑纹。”

  了解她后你就会知道,虽然打心眼里佩服这个自信的女人,但这种自信却是无法复制的。

  靳羽西出身好、家教好,被父母当做淑女一路管教过来。学钢琴、学芭蕾请最好的老师;小时候就已经懂得利用色彩延伸感,知道穿黄色上衣要搭配黄色包包;甚至会对大画家父亲说:“你看,你画的画只能在纸上。但是,我的画却能够在街上行走。”

  从事美丽的行业,对一个普通女人来说是件苛求的事。而对靳羽西来说确是天降大任、游刃有余的完满。用她自己的话讲:“我就喜欢漂亮的东西,如果呆在一个很丑很丑的环境很长时间,我会生病。”

  她在北京的家印证了这句话。家中处处彰显浓郁的色彩。通透的落地玻璃、红色的桌椅,墙上的各式水彩或是水墨画,还有更多不可复制的“奢侈”艺术品。在采访阶段,她甚至边和你聊着天,边到对面扶起“有点歪掉”的台灯,“我就是忍不住”,她说道。

  “内在修养和人格教育的缺失是中国女性最大的问题。”

  “我可算是中国第一个在电视中担任主持的人,杨澜她们都是好后面的事情喽。” 谈及那段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经历,靳羽西语气中溢满自信和骄傲。1978年,她制作和主持了电视栏目《看东方》,进入美国主流媒体和美国大众视野。

  如今靳羽西还能清晰地记得当时的种种不易。“你想想看,我作为一个美籍华人,甚至连中文都不会说,但政府当时要我做这套节目。我当时要拍片要做访问,拍一个半个小时的记录片,那我起码要拍60个钟头。我要飞到巴西,要带这么多的工具和人,要克服语言的问题、天气的问题、经费的问题才可以做出每一集。”

  她成功了,这个节目一做就是12年,长盛不衰。《福布斯》杂志也因此评价她“改变了中国人的形象”。

  看她采访过的人物,从总统到王妃,从Quincy Delight Jones II(音乐教父)到凯瑟琳·德纳芙(法国影后),合影中的她总是很自然,似乎对任何人和任何事都无所畏惧。当你问她,当时的那个小姑娘采访这些大人物会不会紧张?靳羽西坚定地摇摇头:“我同他们是平等的。倒回到几十年前,我也是一样自信。”

  1992年,大婚不久的靳羽西突然掉头决定成立化妆品公司,做这个决定时,中国女性甚至都不知道化妆为何物,为啥要化妆。“我当时的先生很诧异我这么做,他说中国女人都不化妆,你竟然要做化妆品?”

  直到现在,当年轻一代试图从她身上获取成功捷径时,靳羽西也会使命感附体严肃且负责任地回答:“首先你要问问别人,我有没有这个能力、才华还有热情?然后要问问自己,我要做的事情对别人甚至整个社会有没有好处?后一点尤为重要。”

  即使如今的年龄,靳羽西也会说出:“1986年我制作《世界各地》,把西方美带进中国,现在我要把东方美传给世界。”豪言放出不久,她一转身就跑去做了环球小姐中国赛区总裁,“内在修养和人格教育的缺失是中国女性最大的问题,我希望培养的是真正的中国小姐”。她依然野心勃勃。

  “为什么女人强一点就被叫做女强人?”

  “今天的羽西是我一辈子所有决定的结果。”对于自己的人生,靳羽西给出了这句话。她还记得自己做过最后悔的决定是在10岁那年。

  “10岁的时候,我的牙齿很痛,但父母都不在家,我就让我家中的阿姨带我去牙科诊所,去了以后医生说要补牙,我却决定说把整个坏牙都拔下来。可是等我到30多岁时,发现在自己拔过的那颗牙的周围,所有的牙齿都松动了。后来用了6万美元才把所有牙齿矫正过来,那一分钟的决定,让我后来那么后悔。”

  “不要草率做决定”,她也总是把这个故事跟很多年轻人分享。从那以后,她似乎再也没有做过错误的决定,16岁出国上学,25岁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但她似乎不喜欢“女强人”这个标签,“我觉得‘女强人’这个词本身就是有偏见的,从来没人把一个男人叫做‘男强人’,为什么女人强一点就被叫做‘女强人’?如果有一天人们把一个成功的男人叫‘男强人’,那我就接受‘女强人’这个称号”。

  靳羽西眼中的自己是一个坦诚、努力、充满好奇心的女人。在被问及是否后悔没有家庭和孩子时,便能看出她的霸气和坦诚。“我承认自己并不喜欢孩子。我觉得孩子有些禁锢了自己,会带来很多不便。很多年前,他们就觉得不要家庭和孩子是一个很不能接受的事情,但是现在很多人觉得可以接受我的观点。当然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从来没有后悔过。”

  现在的靳羽西虽然已是美人迟暮,但她的人生轨迹却从来没有停止过飞扬攀升。谈及下一步会做什么决定时,她说:“目前很好,不去想。说实话,现在这个阶段我不怕死亡,但怕生病,如果不能有个健康的身体,一切美丽都是空谈。哦,我接下来会在美国做三个慈善晚宴……”

  这个不知疲倦,充满使命感的女人,还会延续怎样的美丽人生?

 

羽西谈美丽:彭丽媛是中国最美的“第一夫人”

       除了天赋,如果不从头做起,你永远也走不到成功的那一天。

       也许有人会说,羽西,你过于理想化了。但我宁愿犯傻,宁愿不断地梦想和拼搏,也不要找出一堆逃离的借口。

       开创我的电视事业时,经常到世界偏远的地方拍摄。经常因为没有旅店而钻进睡袋,睡在室外或车里。在零下40度的低温冻僵了我的嘴唇,完全说不出话。开化妆品公司时,每个月我都离开纽约来到中国。由于时差我变得身体虚弱,而且时刻得受着呕吐的折磨,国内复杂的商业环境,不完备的基础设施,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消耗着我的身体和精神。如果当时我动摇了,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我不刻意追求奢侈品,一个能够重做的东西就不是真正的奢侈品,但这样的东西我有很多。

        假设你今天去见比尔·盖茨,他非常有钱,但你可以给自己心理暗示,虽然我没有他有钱,但我比他年轻,我还会说中文,这样你就有自信了。

        现在已经是2013年,整形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只是别太过分,美丽本身就没有标准。

        如果只能选择一个化妆品放入书包,那当然是口红。

        从清朝到现在,彭丽媛是中国最美的“第一夫人”。我们的“第一夫人”和其他的“第一夫人”不一样,米歇尔·奥巴马或者希拉里·克林顿会戴结婚戒指,但彭丽媛没戴。她戴耳环,我从来没有看过“第一夫人”戴耳环,但珍珠耳环是一个很得体的做法。唯一的遗憾就是她的发型我觉得可以有所改变,露出额头线是一个很漂亮的梳法,但不适合亚洲人的脸型。